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火车追尾现场

  • 火车追尾现场

  • 网络教育吧,鉴于大家对高考作文十分关注,我们编辑小组在此为大家搜集整理了“火车追尾现场”一文,供大家参考学习!

    网络教育网作文频道小编点评:故事跌宕起伏,看似机关算尽的百万千却“栽”在了女友的手里,让人会心一笑,在真实的火车追尾事故中编写了一则富有深刻意义的爱情故事,可见作者对人生的感悟。

    7.23日的杭州市,阳光灿烂,和风吹拂,天堂城市里高温不下,好像我的小说人气一样,蒸蒸日上。

    7.23日,我记得这个平凡又特殊的日子。

    平凡的是我又来到西湖湖畔的断桥上,特殊的这次的对象是我的女朋友,而不是那些网友,这里的网友给了我太多甜蜜与温柔的夜晚,让我引以为傲,而这个女朋友却给我带来了许许多多的不愉快。

    圆圆的太阳自钱塘江上袅袅升起,西湖里面的太阳也是圆圆的,圆圆的小花,圆圆的荷叶,圆圆的水泡,圆圆的订婚戒指被我偷偷地丢到西湖的断桥下。

    “哎呦,真是晦气,我的东西掉水里去了。”我假装一不留心甩手出去,然后收回手露出光溜溜的左手中指。

    “啊?”沈娟大吃一惊,脸色顿变,马上抓住我的手问:“怎么了?是不是我们的信物戒指掉了?”她见白金钻戒掉了颇为心疼。

    “掉了就掉了,那就是不吉利呗,估计是我们不合适吧,老天都不会成全我们了。”我轻描淡写地敷衍了几句,触电一般抽回我的手。我想:“别让这个女人再碰我的手,我的手要留个下一个美女来摸摸。”

    “看你,好像是百万富翁一样。”沈娟心疼戒指,而探头去望望水里的涟漪慢慢散去,她还不肯走。

    “走了,走了。”我催促着。“不见了最好,反正戒指分了,我们也要分了。”

    其实我最希望的就是分手,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我看用在我身上特别合适。

    三年前我没有出名之前,我听了父母的安排将邻村的沈娟相亲,我太孝顺了,一听妈妈说沈娟人好心善良,年轻又漂亮,她比媒婆都还能吹,我就用将就的心态把沈娟给接到了杭州开始了试婚的生活,所谓试婚就是除了登记,什么都有,合得来就结婚合不来就拜拜的一种80后新型恋爱方式。

    没想到我的名字取得好:万千百,这个富裕的名字竟然引起了编辑的注意,引起了我群友的支持,引起了我朋友的帮助,去年将我捧红了。据调查,最核心的理由是我的名字好,万是万金油什么病都能治,千是我拿手千字散文,百是我本人百事通,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兼有之,我成了红尘网的大神,不过首先感谢的我穷了十八代的祖宗给了我这么富裕的名字。

    我一出名就变得聪明而时尚,发现了女朋友的一堆毛病,她内向,人又丑,又不看小说,舍不得花钱,爱吃醋,不爱打扮等等等。于是我就想方设法来认识新朋友,来取代这个名副其实的女朋友。为此我还找了个十全十美的理由说服了自己——感情不和导致我没有灵感,中断了我的写作事业要分手,让全世界都默认我的聪明与果断,英明与理智。

    于是我又在策划分手的美梦中过了糊涂的一年。直到今天早上五点,噩梦惊魂让我起得很早,我拍打着脑袋:我要疯了,我这日子我没法过了。

    我打扮得光彩照人,焕然一新,对着镜子说:“今天我就要实现我的单身美梦计划,要不然我会疯掉,疯掉!”说完了我依旧保持绅士风度,发了个短信给沈娟:今天回温州探亲,你爸妈与我爸妈都知道了,给你买好了车票,早点起来西湖断桥柳树下见。

    我发信息是为了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好让她死心塌地回家,因为我把她安排到另外一个房子住了。她一回家,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实行我的完美计划来物色一个时尚漂亮的女朋友来。我的如意算盘可是精心策划了一年,万无一失的了,不过今天行动起来还是有点紧张,因为我还是第一次分手,而对象沈娟是我的老乡,所谓是太熟了不好开口。“奶奶的,真是后悔与她同居,要不然光明正大一脚踢。”

    太阳出来,我也出来,哼着小调买车票,特意只买了一张杭州到福州的D3115次列车票。装入口袋,吃过肯德基,叼根大中华,掏出手机与女网友煲电话粥一个小时,与网友谈话才是最豁达最痛快的倾述,因为我要告别单身了,可以从这个女网友口里套点泡妞必杀技。

    等我到了西湖溿,开始涂上肥皂沫,弄松了戒指,也告诉了父母说性格不合分手的事情,这样她们才会去温州车站接她回家,我就真正终结了我们的爱情了。

    沈娟听到要分手,以为是我丢了戒指而说的气话。她抬起头反问:你说什么?

    等我眉毛一轩,转过头瞪了她一眼时,她迅速低下头。

    沈娟很善良而没有跟我追究戒指丢了的事情,而是大眼滴溜溜地瞄着我的神色不对呀,问:“万万哥,今天心情那么好了,约我来逛西湖了,好像我们只来过一次西湖哦,看来今天我们要多转——”

    “西湖有什么好逛的?”我打断了她的话,吼了一句:“你呀,就知道埋怨这个,那个,我就是那么一个不浪漫的人,你要那么浪漫去找另外一个!”我手指朝人堆里一指。

    我的声音大了些,把路边的人吓着了,以为我吃错了药。也把沈娟吓着了,吓哭了,她嘤嘤而泣:“我哪里做的不好,哪里惹你了,你……呜呜……”她捂着嘴巴跑了过去,伏在柳树上抽泣起来。

    我抬头望着蓝天。

    一轮红日悬挂半空,太阳里可以映照出杭州市依旧是童话里的天堂,西湖湖畔正在上演一出又一出的浪漫爱情故事。

    我与沈娟却在这里制造分手谈判的新闻。

    我望着烈日找灵感,沈娟苦干了眼泪过来了。她不敢走,怕我凶她一顿然后打电话回家告她一状。

    她坐着我身边像只委屈的小猫。殊不知那是一只被送上法庭等判决的猫。

    “沈娟,你爸妈想你了,今天回家吧。”我给她送上一张车票,还有一张邮政储蓄卡,反面贴了密码的卡,说“这些年,我们过得太辛苦了,我需要个人空间我要冷静,要发展自己的写作事业,要去外国精修,你回去开个你喜欢做的服装店,这里有一十五万的存款,送给你了。”

    “我不要!”沈娟一听就明白了。这样的理由合适,这样的借口想到完美,她在韩剧里看过,于是瞪大两眼怒视我一下,我发现她的眼里有两把刀子,要把我杀死的刀子。她不是看我,而是呆了!这太意外了,她没有想到会是今天分手,今天天气那么好,没有分手的迹象和预兆呀?

    接着她就掩面痛哭,哭得稀里哗啦,肆意挥洒眼泪,就如我挥洒自己的青春一样,麻木了!

    沈娟哭得久了,蹲在地上哽咽,我在一旁玩手机聊天,路人指手划脚还有把我当成是拐卖少女的坏人一样的眼光让我心里不爽了,我才将她扶起来。

    赫然发现她一双漂亮的眼睛红得像是兔子眼。

    我望天空久了自然想出了妙计,说:“我们去吃饭吧,太阳那么大,对面有个真功夫,味道不错。”我连哄带骗要让她吃东西,然后高兴接受分手的事情。

    “不去,不要你碰我!”她生气了。

    “去吧,那里凉快多了。”

    “不要你管,我不认识你。”

    “那我们去那里坐一下吧。我跟你讲讲你爸妈的事情。”我开始编故事,写小说的人最擅长编故事。

    说到她爸妈的事情,她才停止了发脾气,追问道:“我爸妈怎么了?”

    “你爸妈说有事,要你马上回去。”我违心撒谎。

    “哦,那我们快点去吃东西,等下我就赶去火车站坐车回去。”沈娟听了很着急,又拿起手机来打,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我夺过她的手机,冷冷的说:是不是怀疑我骗你?要是这样的话,我们马上完蛋!

    她不敢说话,而是乖乖跟我去真功夫,吃过“分手饭”,喝过酒,我把合影相片和储蓄卡也塞入她钱包里去了。

    然后等她一上车,我就马上给爸妈打电话,说性格不合分手了和她刚刚回家了,然后我立刻设置了来电黑名单,我像是冲出监狱的囚犯一样,唱起了《东方红》高歌一曲表示自由万岁!

    我像一只飞上蓝天的小鸟,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欢唱。

    这一天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天黑了,晚上华灯初上,月满西湖,我旁边多了一个艺术学院的女学生,我们躺在草地上数星星,看月亮,听风在唱歌……

    就在我陶醉的时候,手机响了,对方传来我爸妈的声音:沈娟坐的那列火车出事了!你快点搭车回来,要不然我两个老头子要同你拼命!……

    我赶紧跳了起来,心里大呼不妙:这样还不是完全分手,还没有把她交回给她的爸妈!况且,我最怕的就是爸爸妈妈发火!

    解除黑名单,我拨通沈娟的号码:关机!

    这么一闹,我的兴趣全无,马上拉起这个女孩,说:“快点去看新闻!”

    深夜时分,网上已经传来消息,我温州的同学告诉我果然是那列火车出事了,而且现场很乱,封锁了……

    我立刻借了一辆本田雅阁,驾车驰去。

    也不知道什么理由让我那么快,居然四个小时就被我开到了温州双屿路时,天色大白。果然发现了严重的列车追尾。

    我只是远观,而不能近距离救护,因为场面太乱,还下过雨,许多消防官兵在求援,警车在维持现场,救护人员在接送伤员……

    我想:反正我相信沈娟不会出事的,不管爸妈如何怪罪我,我都是有道理的,不管她们信不信,反正我就信了。我正在为这个事情构思一篇文章。

    不多久。

    我的爸妈,沈娟的爸妈都从老家打车赶来,显然是非常的着急,我坐在黑色的小车里,我的心变成了黑色。

    苍老的父母,父母的双眼通红,紧张得颤抖不已,沈娟的父母几欲昏死过去,约莫是心力交瘁。她们的头发在一夜间就白了许多……

    “沈娟,妹子啊……”

    “沈娟你可不能出事啊……”

    “我的闺女,你在哪里呀……”

    “万千百,你还愣着干吗?去救人哪……”

    她们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锥子一样,扎在我的心上,扎得鲜血直流。

    两对老人站在石头上,望着医院救护车远去的声音,望着旅客疏散离去的背影,不禁老泪纵横!

    爸妈安慰我:就是沈娟在里面的车厢里,也要等有关人士安排后,才知道结果,相信上苍有好生之德,会保佑她的!

    我的心很酸,我有些懊悔,有些自责,一遍又一遍拨打报警电话,却没有让我看到那个刚刚分手一天的女孩……

    我恨自己的错误选择,鲁莽的一意孤行的行为造成了沈娟的不测!

    我也看到了那些流血的场面,我的心很痛,我宁愿坐上火车的是我,而不是让我那么悔恨那么痛,这种痛只能让我心酸,却流不出泪,因为我爸妈也在这里,她们居然不恨我,才让我更加的难过,简直是受罪!

    “爸妈,叔叔阿姨,我错了,你们该恨我吧!”我良心发现了,惭愧地低下头。原来,爱情在伟大的亲情面前,是多么的渺小!

    “现在不是恨的问题,而是看看我们能为这里受伤的人做些什么?”四个老人异口同声说道。

    原来四个老人不恨我,是在想方设法救那些受伤的旅客。

    而我呢?多么的渺小,多么的自私!

    妄我写过那么多小说,却没有派上用场,我早就到了这里现场,只是在隔岸观火,坐山观虎斗一般袖手旁观。我真的该挖个地洞钻入地下去!

    “傻小子,你还愣着做什么?”爸爸问我:“快点动手救人!”

    我心里犯疑了:“我不会医生啊,我不会救人呐!”

    “不会救人,难道不可以送水送八宝粥吗?”

    “哦……”我好像是脑子进水一样,转不过弯来。

    四个老人在指路,算是帮助那些迷路的人,我在一旁买水来送,送给那些帮忙救援的人们。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我的手机铃声响了。

    我迫不及待地按了下去,对方是讨厌又熟悉,厌倦又渴望的声音:“万万哥,我到温州了,请你放心,不过火车晚点了,等下就回家了……”后面的没有听清楚,我大脑抽筋了。

    是沈娟的声音,她的声音很沙哑,很疲惫,像在安慰我。

    我心里猛然一震:明明是火车出事故了,却说没有事,这是大度还是宽容与理解?

    “沈娟,你还活着?”我像木桩一样立在地上,手里的矿泉水瓶哗啦掉下去。

    爸妈看我发呆了,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

    我摇了摇头:不是,是沈娟给我打电话了。

    “啊?”爸妈太高兴了,马上叫来沈娟的父母来听我打电话。

    我拨通了刚才的号码:这里是温州二医院。

    哦,原来沈娟去了医院。

    我们赶过去,沈娟在门口等着我们呢。

    她双眼红红,很疲惫,很困倦了,却是最漂亮的红色。

    她的脸很白,嘴唇也白,表示看到我很不高兴。

    她的手在向着我招。

    一招手她便软了下去,我马上往前抱了过去。

    医生说,她疲劳过度,需要休息。

    良久,病床上的她醒来了,四个老人与我围着她,大家都很紧张。

    沈娟开口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们方才松了一口气:早上真是吓死人了!

    我问沈娟:你怎么关机?

    沈娟说:“不是关机,是出事的时候,场面太乱,把手机给了同车旅客报平安,最后不见了,然后她去帮忙救助受伤的旅客,最后来到了这里,累的不行了……”

    “哦……”我心一抽缩,鼻子一酸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眼泪像决堤的河水涌来!

    我一下子发现这个女孩有许许多多说不完的优点,我有些后悔地说道:“娟,对不起,我错怪你啦!”

    沈娟疲惫苍白的脸上,泛出一丝红晕,道:我本来就没有生气!

    她说完,脸转过去又现出青白色。

    女人的话通常是口不对心的反话,没有生气就是生了很大的气。

    这回她真的生气了!

    我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我满脸火辣辣的烫,我心里如烈火在焚!

    父母在一旁给我打眼色,而且脱下了两枚戒指,塞给了我。

    我诚恳地向她道歉:“沈娟,我错了,我们从归于好吧!”我拿起了戒指。

    沈娟伸出右手,说道:“我的戒指还没有脱呢!”

    “你为什么不丢掉戒指?”我有点不可思议,发现这个女孩不简单。

    她说了一句很有意义的话:“我可以丢掉手里的戒指,可是我无法丢掉心里面的戒指呀!”

    我抓住她的手,很软很嫩的一只小手,感动地说:“我保证会珍惜你。好好珍惜,永远珍惜,我对天保证,对地保证,对人民币保证!”

    沈娟听了闪动着眼睛,回答道:“我知道你说的是假的,不过我听了很高兴,答应你可以,不过要约法三章。”

    “好!”我一咬牙,果断的说:“哪三章?”

    女人的约法三章肯定是不平等条约,这是必然的。吹亏的永远都是男人。

    她掰着手指,认真地念道:今年过年前结婚,结婚后存款如实上交,晚上十一点必须回家,扣扣密码采用公用制度,在家里永远是沈娟排第一,小孩子排第二,小狗狗排第三,万千百排第四——

    我要疯了,无法听完,打断了她的话:慢!你不是三章吗?怎么十多章了?

    她机灵一笑:“我这是第一章,好像你写小说一样,一天一章!”

    还有第二章?

    我倒!

    我彻底晕了!

    想不到我整天在虚构情节,今天竟然栽在女人的手里?

    这个蛮有心机的女人,像是烫手的洋芋,让我该丢还是留?

    更多文章进入:

    网络教育网作文频道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