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误会

  • 误会

  • 文章导读:在新的一年中,各位网友都进入紧张的学习或是工作阶段。网学的各位小编整理了高考作文-误会的相关内容供大家参考,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工作和学习顺利!

    网络教育网作文频道小编点评:作者年级轻轻,笔法相当老练,令人惊讶。故事也相当好看,围绕着误会展开,又随着误会结束,揭露了社会上黑暗面的一角,很有现实意义!.

    那样一个夜,那样一个镇,那样一个人。

    这样的人,最容易被误会。

    屋顶有小鸟飞过,我就像是它嘴里衔着的一粒石子,在果实落地的时间,跌落在这个赣南小县城,鸡不鸣,狗不叫,算是踏实落地啦,也算是真正被人们给遗忘了。

    第三十五天了,手机一直没有响过,我心里慌得无法形容,像是等候判决的囚犯。

    没有网络,没有星星,连月亮周围也是灰蒙蒙的一片。

    盛夏的夜,本来是很温馨,很凉爽的,可是在这个偏僻的县城,却是死气沉沉,毫无生气。我房间停电了,因为欠了房租,我请求宽限几天的。

    屋里是黑黑的,屋外是静悄悄的。

    寂寞,寂寞,孤独,孤独!我最担心的事情来了:叫我如何度过这样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

    窗外的施工地上,两盏橙黄色的灯光,在无精打采地照射在黄泥堆上,说不出的乏味,说不出单调。

    这却是窗外唯一的风景。

    工地上的工棚里却是非常的热闹。

    有小孩啼哭声传来,有勺子掉在锅里的声音,有小猫被踢一脚的痛叫声。

    这些声音虽然是最普通的,但是对于我,却是非常的向往,如果有个家庭,有个小孩,有只小猫,不就是个完整的家吗?

    于是我更加好奇的靠着窗台,继续听下去。

    忽然,一个少妇在唠叨:都说胡东风,还没有上牌的车子不能上路,现在好了,让交警给没收了——

    另一个男人粗声粗气地打断了她的话:“少说两句,不会当哑巴了?你以为我想把新摩托车送给交警呀!”

    这么一吓,小孩子哭的更加厉害了。

    那个少妇捂住小孩子的嘴巴,反驳了一句:“如果你不是把那个女人带上,怎么会把新摩托车送给了交警队?”好像是她在吃醋,怪男人因为顺路捎带了女子而把车子扣了。

    “哎呀哎呀,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屁!那个女人是保安的老婆!”那个叫胡东风的男子有些生气了,大声吼道:“我只是带了那个女人一段路而已,你看你的儿子,有那个方面像我?”他把摩托车弄丢了,反而更加有道理,要把旧账给翻出来,竟然怀疑儿子不是亲生的。

    “你说,胡东风,我跟着你,图个啥?没好吃没好穿……”那个少妇竟然哭了起来,埋怨着诉说:“儿子再丑,也是你的,若不是你死缠烂打,我妈说什么也不会把我嫁个你这个做建筑的!你也不看看我以前的男朋友是多么的威风!”

    “做建筑的又怎么了?我一天三百块,老子想做就做,不想做就打麻将,天皇老子也没有我自由!”胡东风脚踢了下木板门,砰当一声,连锅也给踢翻了。

    巴支巴支,他夹着拖鞋,走了出来,道:“老子今晚去外面住了,你耐心看看你的儿子像谁?”

    我听明白了,原来是胡东风两口子吵架了,因为摩托车被扣了,他老婆怀疑他是稍带了别的女人而被交警扣车了。而胡东风则怀疑自己的亲生儿子是野种,因为他结婚之前,老婆是有男朋友的。

    那个少妇抱着小孩一同哭的稀里哗啦,埋怨道:“这个日子没法过了,自己的儿子还不承认,却把责任推在我身上,呜咽呜咽……”

    我听了心里很难过:哪个男人会怀疑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呢?

    一会儿,噔噔噔,门口有个人上楼,我悄悄打开门,露出一条缝,看看是不是房东来要房租。

    谁知道上楼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工地上吵架出走的胡东风,他满脸通红,头发蓬松,光着膀子,斜披一件劣质棉衬衫,手里提着个高粱酒瓶子,摇摇晃晃地上了楼。

    我知道,楼顶是工地的保安钟发白,正是名如其人,最喜欢的打麻将,听说他连吃饭要看着麻将,睡觉都要听着麻将声才能睡的香。也就是这样,搞得夫妻关系一天比一天紧张。

    胡东风上了楼上,粗嗓门就喊了起来:“钟发白,老板叫我们去开会了,快点——”他打了个酒嗝,约莫是醉了。

    咔吱就有人开门了,钟发白与胡东风一碰面就高兴得笑了起来,异口同声道:“老板开会,肯定是加工资了,看来要走快点才好。”

    屋里有个年轻的女人声音叫:“钟发白,这次要是再去打麻将,我就把门锁起来,让你在外面睡一晚了!”她的话像是一枚铁钉,钉在坚实的木板上。

    “好了,我们是去开会。你等会就知道了。”钟发白与胡东风像是约好了的交易拍档,匆匆下了楼梯。

    我正想退回去,睡觉了,反正是黑咕隆咚的没有什么节目啦。

    在我门口的时候,胡东风就问道:“你知道哪里开会吗?”

    “不知道。”钟发白停住了脚步。

    “去老板家打麻将,凑搭子。知道吗?”胡东风靠在墙上,咕噜又是喝下一口高粱酒。

    “那你还说开会?”钟发白有点后悔的意思,他摸摸口袋。道:“害我没有带钱包。”他正要回头上去拿钱,说是开会,其实是赌博,这个是本地赌博鬼的暗语。

    “嘘……”胡东风放下酒瓶子,小声地说道:“不用上去了,听说你这里二楼有个房客,没有交租,可以先借用房东的名字去收租,然后赢了钱还给房东,不就是可以借鸡生蛋了吗?你真是笨死了,那么简单的问题也不懂。”

    “哦!”钟发白重重拍了下脑袋,恍然大悟的说:“还是你有办法。”

    他壮了壮胆子,轻轻咳嗽一声,伸手来敲门。

    笃笃笃——

    我听了,心里暗暗高兴:好家伙,两个赌鬼敢来欺负我这外地人,今晚要你死得好看!

    三声敲门声后,我退到了床上,不说话。

    “有人吗?”钟发白只是敲门,不敢推门,因为他也是心虚,而那门简直就没有栓的。

    胡东风醉话来了:“他妹子的,一推就行了,反正我们是房东!”他说的话声音很大,看来是故意要我听见的。

    “有人吗?我是房东。”钟发白捏住鼻子说话,声音带些鼻音。

    我也将计就计,滚动身子,床板发出扎扎的声音,回应了一句:“什么事?”

    “我是房东,来收房租了。”钟发白还在装。同时他也给我推上了门上面的跳闸开关,他有钥匙,跳闸开关是装在电表箱子里锁住的。

    我真怀疑是他给我的电源切断的。于是我就打了哈欠问道:“什么事情吗?房租明天收不行吗?大半夜的吵死人啦。”他装我也装,我尽管装得很业余。

    “不行了,明天收要加利息了。”钟发白还在煞有介事地说道,步步相逼。

    “我今天没有钱,明天才有,请你宽容一天吧,谢谢你了。”我很礼貌地回应他,看看他是如何反应的。

    啪嗒一声。

    灯又灭了,是钟发白把灯关了。

    楼梯上他们快步走去,喃喃说道:“他妈的,今天不交租,明天把水也给停了!”

    我心里暗暗叫苦:我的姥姥呀,明天还要停我的水?

    听了这话,我心里很不服气,想:“你要停我的水,我让你今晚开会开不成。”

    我整理好衣服,上了楼上,轻轻地敲开了钟发白的门,道:“钟嫂子,嫂子!”

    咯咯咯,一阵木拖鞋的声音传来,防盗门的小窗里,一张漂亮的脸蛋跳了出来,问道:“你是谁?什么事?”

    好漂亮可用脸蛋,如此惊艳的一幕,让我冷不防吓了一跳。心里暗自佩服打麻将的人,不但牌桌上拉风,连娶的老婆是的最漂亮的。

    我有个特点,一见到漂亮的女人,想象力特别丰富。

    “我是二楼的房客,我刚才听到钟大哥去他老板家打麻将了,打完麻将还去喝酒按摩呢!”我添油加醋地说道。

    “砰!”“啊?”

    前一声是那个美丽的少妇关门的声音,后一声是她的手指被夹住了后的叫声。

    我忍不住要偷笑:难鱼置信如此美丽的女人,性子急的像是画眉。

    当我下楼梯时候,她已经匆匆追了下来,问道:“喂,喂,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可以!”我正要回房锁门,听到帮忙,是我天生而仅有的长处,如今听到给左邻右舍帮忙,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道:“什么忙?请说!”

    那个美丽的少妇步子很快,三下两步就到了我的门前,说道:“如果帮了我的忙,可以向房东申请延长期限。”

    我心里一掂量这事,利人利己,两全其美的好事,脱口而出道:“行!”

    她招手道:“走,快点,坐我的车去抓我老公赌博!”

    我想:孤男寡女,坐她的车岂不是遭嫌疑?

    正在我犹豫之际时,她不住催促道:“快点呀,怎么像个老太婆,磨磨蹭蹭!”

    我被说成是老太婆,心里特别不爽,毅然回头道:“走就走,谁怕谁呀!”我一直以为她开的是小轿车,想想能坐坐小车去兜风也不错,顺便打发漫漫长夜。

    到来楼底下,她从车库里推出一辆八成新的五羊本田女装车,打开大灯,说道:“快点上来,迟了追不上了。”

    看到这辆白色的本田摩托车,我不禁大失所望。理由是与一个长发漂亮的少妇坐一辆摩托车,那有什么意思?

    这回可没有办法了,都怪自己随便答应她去帮忙。

    白色可用车飞驰在笔直可用街道,坐在美丽的少妇身后,幽香袭人,不论是我眼前的少妇兜风的风景,还是别人眼里看到白色摩托车飞驰的风景,都是这条街上最漂亮的。

    她不但长的好看,开车的技术也不错,一转眼就到了农贸市场旁边的小街上停了下来。那是一座破旧又落满了灰的钢筋楼,一楼的卷闸门是紧闭着的,但是门口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摩托车。

    我的心里就犯疑了:这难道就是老板的房子?

    她二话不说就挽起了我的手,将摩托车钥匙往我裤兜里一塞,放大嗓门大叫:“钟发白,快点出来看,等下你的老婆跟别人走了哦!”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里面响起了钟发白怪叫声:谁敢动我的老婆?我跟他拼了!

    我心里大叫不好!这可是冤枉人的事情呀,我使劲挣脱她的手。谁知道我一用力,那个女人就骤然滑倒在我的怀里,看她脸不红心不慌的,八成是故意的。

    就是这个特别的画面,给卷闸门缝里挤出来的钟发白给看到了!

    他大叫一声:“放肆!给我宰了这个王八羔子!”他的话很有威信,里面立刻冲出来。

    “瞧你那熊样!”那个女人还在呵呵浪笑着:“钟发白,少拿鸡毛当令箭!”

    钟发白一把抢过她的女人,气得火冒三丈!

    屋里出来的人把我抓得严实,好像要动手的样子狠狠地吆喝:外地来的人少给老子装逼!要你试试铁锤打鸡蛋的滋味!

    瞧他们握紧了拳头,我心里高兴得很,别看我个头不高,我可是学过散打拳击的课程长达3年之久的。我最看不顺眼的就是人多欺负人少,我猛地挣脱他们的束缚,用了五成力道就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四个中年汉子,个个蹲在地上不敢大声。

    钟发白见他们的帮手失利,要进去搬救兵,我一个箭步把他揪住,严肃又认真地说道:“钟大哥,刚才的事情不要误会我!我对你的女人没有兴趣!”我只是要解释清除而已。

    “你还真有两下子哦,看不出来!”钟发白撇开话题,要让里面的人出来救他们。

    “钟大哥,不要欺负我们外地人,记住不要关我房间的电源。”我松开了手,掉头回去。

    啪啪啪——

    屋里走出一个衣着讲究,相貌堂堂的中年人,赞道:“好身手不用上去浪费了,可惜了。”

    我假装没有听到,继续走去,前面走来两个黄头发可用小伙子,光着胳膊,青龙纹身,手持钢管,拦住了我的去路,道:“老板请你去坐坐!”

    我一听是坐坐,心里凉了半截!这种情况,谁还能坐得住?再说,这种坐坐,分明是老虎凳上坐呀!

    不想打架,我被请进了屋子里面。走进去,我差点惊呆了!

    好大一个房间,好漂亮可用装潢!

    好多的人在赌博,好多的女人在陪聊,陪喝!

    只是很多赌徒输得没有筹码没有票子啦,而他们的嘴上,脸上还在笑,为什么呢?

    那个衣着讲究的中年人带我与钟发白到了一个房间里,他亲自泡茶,递了过来道:“小老弟,如果加入他们的组织,可以拿到这个数。”他的手指比划一下,竖起食指表示一万,道:“怎么样?”

    钟发白得眼珠子瞪得像铜铃!

    我对钱很敏感,但是我对这种合作没有兴趣。但是我没有拒绝,因为我知道这里的环境复杂,水太深,需要问个清楚。

    我喝了口茶,缓缓地说道:“感谢老板的厚爱,我想问个问题。”

    “说吧!”中年男子手一伸,后面马上有个标致的女人送来一根香烟,十足的老板像。

    “请问这里谁是老板?”我放下茶杯,同时也放下了戒心,因为我看这里不像是打架的地方。屋里屋外除了钱就是女人,当然不能打架了。

    “我。”中年男子点着烟,潇洒地吸了一口,翘起了二郎腿。

    “你开麻将馆,牌场不怕抓吗?”我看他很嚣张,好像目无王法一般。问道:“我可看不起吃闲饭的哦。”

    钟发白脸上表情肌一紧,对着我不停眨眼。

    “第一,我的休闲场所,不是赌场。第二,我的客人不是街上的无业人员。第三,我们在玩,没有烦恼,没有顾虑的玩。大家都是同样一个命运的……”他轻轻弹了弹烟灰,像是老中医在念着药名字一般专业。

    “什么命运?”我突然觉得很好奇,而忘了这分明就是赌场!

    “把钱留下来,把快乐带回家。”老板端起茶杯,一饮而已,坦然十分。

    这不就是赌博吗?但是我却不去问其中的原因,而是拐弯问道:“这样做,不怕当地公安局吗?”

    钟发白的脸色泛起了青色,左手将右手握得紧紧的。

    “呵呵,我们是良民,当然不怕。”老板笑呵呵走了。

    接着,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送来一沓人民币,端端正正放在茶几上,慢慢扭着纤细的腰肢,摆着屁股出去了。

    长长嘘了口气,钟发白这才开口,道:“刚才被你吓死了,你不知道这就是老板呀!”

    “我不怕他。”我心里八分镇定,九分淡定,十分笃定。反正我没有钱,没有工作,没有家庭。大不了打一架,可以寂寞地离开。

    “嘘……”钟发白凑近了我的耳朵,小声地告诉我。道:“他就是老板,他是这个县里最受尊重的老板。因为他就是个执法人员!”

    “啊?什么?”我大吃一惊,以为听错了,道:“什么单位?”

    “交警中队副队长。”

    “那些牌友呢?”

    “都是摩托车违规来这里学习,缴费,领取车辆可用。因为他们的车被扣了,道上有人说,只要来这里消费,车子有很高明的小偷可以从车管所里偷出来的。”

    “为什么要用这个方法来办理呢?”

    “这就是老板的高明之处!”

    “哦,原来,老板可用含义很广,老板可以这么经营的。”我恍然大悟,道:“今天,我真得来对了地方!”

    “哈哈,你总算想通了吧?”钟发白给我添了一杯茶,道:“是不是准备来这里工作?是不是想到发财的路子了?”

    “不!”我肯定地说。

    钟发白眉头一耸:“什么?”

    “不!”我坚决拒绝。

    钟发白追问:“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骑摩托车,也不喜欢在道路上走!”我话里的意思是我不走这条路。

    “真的?”

    “真的。”

    “不后悔?”

    “不后悔。”

    “那好,不要脸的白板,你马上搬出房间,马上离开这个县城!”钟发白手指对着我,严厉地吼道:“不识相的小鸟!”

    他的话有些挑衅、讽刺、敌意。

    “你说什么?”我有些不服。

    “告诉你,东南西北风,老板最拉风,鸟从天上过,拔下一根毛,车从路上过,对你手一招……”钟发白站了起来,悻悻然出去了。

    我马上也跟着出去。

    外面等着我的就是派出所的两个执勤民警,还有钟发白的老婆,还有那辆白色的五羊本田摩托车。

    女人还是那个漂亮的女人,车子还是那辆漂亮的车子。

    唯一不同的是,我回去的时候,坐的执勤民警的车子,理由是那个女人说我偷她的摩托车来这里销赃。

    “我没有偷车”“我没有销赃!”“这纯属误会!”“摩托车的钥匙是她给我的。”……

    在局子里折腾了半夜,次日上午才弄清楚,这是一场误会。

    误会太多了,停了水停了电的房间里,我开始回忆这些误会:房东误会了我,我误会了那个胡东风,钟发白误会了我,那个女人误会了车子,局子里的人误会了老板……

    得到了道歉,得到了教训,得到了离去的理由。

    我还差什么呢?

    更多文章进入:

    网络教育网作文频道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