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精品课程资源库|网络教育精品课程
条件查询

更多>>信息快报本月点击排行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快报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研究生?-佚名-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研究生?-佚名-
  •   在华中科技大学拟清退的307名“超学时”研究生名单中,有奥运冠军高崚、杨威的名字,而两名奥运冠军事先并不知情。他们拟被清退的原因是,根据该校《研究生学籍管理细则》的规定,硕士生学习年限为2至3年,最长不超过4年,而高崚、杨威均为该校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专业2005级的硕士生。

      这是一个堪称宏大的命题,也许,并没有标准答案。

      但这个命题无法回避,尤其当华中科技大学拟清退307名“超学时”研究生,而“超学时”名单中包括全中国体育迷耳熟能详的奥运会冠军杨威和高崚时——它需要一个答案,哪怕是参考型的。

      网络上骂声一片,如果你有心总结的话,会发现其中大多数的意见大抵是——以中国奥运冠军的培养程序而言,以中小学的学历水平直接迈向大学硕士,这本身是一次不合理的“飞跃”,其后,“超学时”的潜台词是冠军们其实根本没怎么在校园里出现过,混张文凭而已——少数学生在大学校园里当当南郭先生,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南郭先生”会不会让文凭本身产生微妙的贬值?这绝对不容忽视。

      事实上我们不该设问,因为事实上,学士和硕士已经贬值。要不然,每年不会有那么多大学毕业生面临就业的苦恼,因为在用人单位来看,学士和硕士们的能力并不是想象中的出类拔萃。

      华中科技大学没有设羽毛球系或体操系,如果设了,高崚和杨威也不应该是就读的研究生。那两个项目,他们比任何教授都还要权威。其实,笔者一直不太明白奥运会冠军们为什么对保送上大学情有独钟,是为了圆一个旧梦?还是为了自身修为真正有所提高?举个例子,我曾经在当体育记者的时候,有幸与“体操王子”李宁共进晚餐,满桌子都是体操世界冠军。喝酒时,李宁却率先敬了“非世界冠军人士”——四川体操队总教练(当时)雷鸣一杯,理由甚简单——“我们这一桌,只有你在退役后踏踏实实当体操教练。”我的意思是说,奥运冠军,何苦要去当一个“超学时”的、不合格的研究生?做自己的本行不好吗?给后辈们献上一个“巨人的肩膀”,显然将更值得尊敬。

      另一方面,“奥运冠军研究生遭大学清退”一事,也侧面证明了中国大学自1999年以来高速扩招面临的一种尴尬。2005年,美国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雷文教授曾经“盛赞”过中国高校的扩招之举,现在来看,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痛。让我们来听听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说过的话——“从1999年至2005年每年递增25%左右,远远超出国民经济发展速度,这不能说是一个理想的科学发展……”

      在高校扩招的“汪洋大海”中,杨威和高崚只是一滴水,但是“被保送”的奥运冠军们瞄准大学校园蜂拥而去,其实对中国高校教育的质量而言,同样起到了稀释的作用。我们需要怎样的研究生?因此成为一声乏力的追问。

      当“研究生”成为某种虚荣的载体,它可能患上了用“清退”都无法治愈的顽疾。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课件和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大学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湘ICP备09003080号 课件开发,网站设计等 qq:3710167 Copyright @2003-2010 网络教育吧, 版权所有  本站技术支持原创论文 | 网学网